威尼斯雲水之都

文/作仁

再度來到義大利,為的是雲水之都飯店。一個需要重新修復與保存,完美展現威尼斯宮廷世紀變換的歷史痕跡…。

搭高鐵從羅馬到威尼斯只要三個多小時是非常快的,到威尼斯共有兩站,一站仍在本土,第二站才會到島上,站名就叫做威尼斯‧聖路茜,取其名是因為坐船進到威尼斯前,有一個大教堂便是以這位女聖人命名的,她是個西西里人,雖然大多數北方義大利人對西西里人是有意見的,但仍不受其影響以她為名。下了火車,如果行李多的人不免麻煩了,因為離開碼頭還有段距離,當然你可以找「紅帽」代勞,但不免會被敲竹槓,而我只有手提行李,所以下了火車就直奔工地(雲水之都。上了計程船Taxi船,一個人叫價五十歐元,看著幾個老美正跟船家爭得面紅耳赤,想必是第一次來到這裡吧!建議不必浪費口舌,因為這個價錢是談不下來的。我站在船尾看著威尼斯這特有形狀扁扁的船(貢多拉航行在運河上,吹著威尼斯的海風,遙想這個具有千年歷史的水上古城,隨手拍一張照片都可以成為美好的明信片風景。她的美、她的浪漫,實在讓我無法想像她一年的國家收入曾經比同時期的中國宋朝還要多。

獨有的威尼斯氣味
威尼斯的海風有它特別的味道,雖然有很多傳聞說威尼斯的水很臭,不過這應該是很久以前的事了,那不是怪味,但只要一聞就知道你是在威尼斯。其實在義大利很多地方都有它空氣中獨有的味道及風光,不知道這是因為它的歷史或自然條件的緣故,還是因為自己鍾情義大利的心理作用使然,但對我來說,任何老的地方都可以聞到其歷史痕跡的文化味道。

歷史滄桑等待重整再起
Taxi 船到了工地碼頭的外緣,在遠處就可以看到整個建築工地都被包覆在大片白布下,中間還有隻高聳的黃色起重機,整個畫面看起來就像是一個被白色繃帶包紮起來的傷兵,拄了一根夾板幫助她站立起來似,就好像我們正在為這個十五世紀的美婦人做建築拉皮,希望能讓她再度回到風姿綽約的貴婦時代。

打開鐵門進入工地,一片破磚爛瓦道盡歷史滄桑,到處堆滿了廢土殘石和鐵管鷹架。一個在威尼斯黃金時期,文藝復興時代所建造出來美奐絕倫的建築,現在被大量的垃圾所掩埋,快要看不出她原來的樣貌了,只有一棵在園子裡有著四層樓高而挺拔的白蘭樹,仍欣欣向榮、綠意盎然地生長著,絲毫沒有被四周的垃圾所影響,樹梢也開著巴掌大的白蘭花,隱隱象徵新生之意。靜下心來環顧四周,慢慢看出滿園各式各樣的植物,有松樹、柏樹、橘樹、棕櫚、玫瑰…等十幾種不同的植物,看起來是從世界上各種氣候區帶回來的,衍然形成大自然的生態園區。想當年威尼斯曾稱 Adriatic Sea (亞得里亞海)─「我的海」,當時正值威尼斯掌控海上霸權的風光時候,威尼斯的貴族動輒到世界各地搜集奇珍異品的植物帶回家種植,在這鹽水的沼澤地也造就了這一方小小的植物園,一直到數百年後的此時,在這亂七八糟的工地中依稀可以看出她當年的輝煌。有幾件殘破的石雕也依附在破敗的紅磚牆上,奄奄一息地似乎等待援救,而正門上的家徽圖紋也好像躲在白布後羞於見人似的,想必是不願見到自己不肖的後代子孫們居然淪落到賤賣祖產的境地。

一屋一世界的驚奇
進入大門的大理石門檻已經快被數百年來出入的人們磨蹭光了,所有地面的石磚也被拆除,從部份已換上整齊的水電管線,依稀可以感受與期待著雲水之都嶄新的面貌。挑高六、七公尺的大廳仍可以看出它當年的排場和氣勢,空氣裡好像還迴盪著當年舉辦筵席時,人進人出的喧嘩聲響。走上二樓拱型穹頂的樓梯,欄杆做成指經書本所需的手形樣態,而挑高五、六米多的二樓是貴族專屬樓層(Piano Nobile),也是整個建築的主要樓層,整面木天花及它的邊緣都充滿了雕刻裝飾,完全是古羅馬軍隊中的各種符號及軍徽,如:古羅馬人頭上戴的盔甲,或戰鼓及號角,牛頭骨代表的是羅馬的北非軍隊…等等。再走進另一個房間,五公尺高的天花邊繪有從來沒見過,但具有強烈異國風采的五彩龍鳳合體相對應的圖形,完全看不出是從西方還是東方來的靈獸,加上橘紅色線條的木架,讓進入屋後的驚奇一個接連一個,早已經讓人眼花撩亂了。我忍不住仍繼續走到右上方的一個房間,進去後則是另外不同的景象跟感覺,門板上、壁爐邊,天藍色加白色勾金的圖案完全是十八世紀英國 Wedgwood 的圖騰,但屋頂邊的花紋是另一種艷麗的色彩,同時期的花束圍繞著描繪出的立體木柱。屋頂上的木條是象牙米色勾勒簡單的線條及簇聚的花團,整個房間讓人覺得清爽有力。目不轉睛地看著,腳步也不停地往前推進,走入左邊的房間,一瞬間感受又完全改變了。

欣見文化保存的年輕熱情
一間用著深色橡木完全包覆起來的房間,陰陰暗暗地,沉重有如古老的英式書房,但抬頭一看,哇!好精細的木雕,勾勒著金色的花紋,木樑中是深綠的色漆,非常像維多利亞女王時代的英國風味。再深入走進一間,全是深綠的木樑,仍在被修復的過程中,而細看現場的幾位修復師可以發現年紀都非常輕,很高興看到這幾位年輕男女都願意投入這文化保存的工作,跟我小女兒一樣。做這樣的工作一定要有熱情,否則誰願意成天待在這又髒、又亂、灰塵又多、又昏暗的地方工作?同時還需要細心加上耐心,更是體力加眼力的投入。在這功利至上的社會中,還有年輕人願意為自己本國的文化和理想投入,且每一個人都很專心的在做自己的專業,真好!我正處在一個十七、十八世紀就存在的房間中,聽著以iPhone播放出來的現代流行音樂,心中不禁覺得真是非常有意思的融合感,而從音樂也看得出修復師他們仍有顆年輕的心,在他們的手中,慢慢可看出成形的獅子花紋,有一位小女生看出我正疑惑的在看她們修繕什麼,就用義大利口音說:Lion Room,一語解開了我的迷惑。如果在路上看到她,只會認為她是一個年輕活潑的小女孩,絕對看不出她是一位如此投入的文化工作者,義大利的文化底子也真是深厚,真令人衷心讚賞,就等她們修復完工再來看吧!

令人著迷的新風華
她們說在大廳一樓左邊上去還有一個房間,我迫不及待地走上一層大理石做的古老樓梯,地上雖然並不明顯,但依稀可看出當年的刻花圖騰。抬頭一看,藍天白雲,飛鳥彩花,非常的托斯卡尼風,因為威尼斯曾經與多數其他城市都是敵人,所以這也是唯一比較義大利風格的房間。

沒有一個房間是一樣的!我幾乎無法想像原來的屋主是什麼樣的一個人?我知道十四、十五世紀的威尼斯是多采多姿,但從沒想到一個小樓房也能有如此多元的藝術表現及文化風格。仍在陶醉於我所看到的美物、美品的同時,一抬頭看到對面牆上的壁畫,畫中是十八世紀時貴婦紳士的盛裝晚宴,尤其可以看到不同歐洲國家的服飾,層層堆疊的驚喜真是讓人著迷。

多元的藝術文化呈現
一陣雷鳴,把我震回了現實,回到眼前這仍是充滿髒亂的工地中!一會兒大滴大滴地雨傾盆而下,打破了午後夏天的炎熱,好像也趁勢把空氣中的灰塵沖洗乾淨。大運河中的大小船隻仍是急忙穿梭在水道上,億萬雨滴激起了水面一層薄霧,也增添了一絲水都的神秘感。園中大小植物突然間也因為降下甘霖而充滿了活力,好像每一株植物都拚了命展示自己有能力在雨中成長,也使雨霧中多了一片翠綠。古老的紅磚也似乎在水中得到新的活力及色彩,雨好像青春之泉,讓整棟古樓房得到了新的生命。雖然當時離修復完工還有一段時間,但已經可以感覺到不久的將來,她的風華將會再度迷倒威尼斯。她的歷史,她的經歷,她的多才多藝及她的美,會再一次呈現在人們的眼前。一片手掌大的白蘭花瓣,從四層樓的高度飄了下來,我伸手把它接住,深深地一聞,好香味!這棵經歷了數百年的白蘭花好像要告訴我些什麼?…

原文刊載於《旅韻墨彩》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