義大利世紀情人

/作仁

卡薩諾瓦是十八世紀的威尼斯人,是一個好色的花花公子和冒險家,但也是他讓威尼斯成為了『享樂之都 (Pleasure Capital)』的縮影。威尼斯是歐洲貴族和多金的上流社會子弟壯遊歐洲旅程 (Grand Tour)的必經之地。壯遊不僅是娛樂,也是對古羅馬和文藝復興文化遺產的一種追求。十八世紀的紳士如果不知道威尼斯、羅馬或巴黎的見聞,就不能稱做是一個「紳士」。這些旅遊的英國青年甚至還有一個特別的稱謂,叫做Milordi

卡薩諾瓦擁有帕多瓦大學(University of Padua)法律學位;但同時也在學校學會了賭博,賭博並成為他一生無法忘情的嗜好,此外,他還鑽研道德哲學,諷刺的是,他畢業後居然成為替天主教會工作的律師。

卡薩諾瓦青少年時住在Malipiero宅邸( Palazzo Malipiero),其乃威尼斯當時著名的豪宅之一,他在那裡學到美食、美酒,以及上流社會的言行舉止。他對異性的情慾知識則來自兩位姊妹:14歲的Nanetta16歲的Maria Savorgnan。他自稱一生追求女性而無法自拔就是源自這早期的邂逅。

卡薩諾瓦也曾經替一位有權勢的羅馬大主教工作,他除了頂替這位大主教為他的緋聞受過,還替另一位大主教寫情書。這些經驗或許就是造成他後來離經叛道、享受自由生活的緣由之一。

他年輕時以小提琴家和賭徒之姿遊遍歐洲,後來成為共濟會(Mason)的會員,這種身份讓他能結交到很多歐洲有權有勢的人,他也確實結識了一些當時最有權力和最有趣的人,諸如:龐巴度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盧梭和班傑明富蘭克林,他甚至一度還以魔術師和煉金師為業。無論在威尼斯或他曾造訪的城市,他都和數不清的女人及法律扯上關係,他征服一個女人後便轉戰俘虜另一位女性,從甲咖啡館跑到乙咖啡館、從A沙龍混到B沙龍,他能同時大談愛情、風流韻事和一些啟蒙時代的全新理念。他曾經說:『培養任何足以令我感官滿足的娛樂是我畢生最重要的志業』。在十八世紀,威尼斯代表的就是富麗堂皇和墮落沉淪,就像是當時的拉斯維加斯!

卡薩諾瓦在威尼斯被控違反教會罪名並被捕入獄,他被關進總督府宮殿中著名的威尼斯監獄(名為The Leads”),而且成為唯一從監獄成功逃脫的犯人。他後來又向威尼斯政府討饒,將功贖罪,於是成為國家宗教審判部(the Venetian Inquisitors of State)的正式間諜。因此,卡薩諾瓦換了身分與名字,被稱為『賽恩賀爾騎士(Chevalier de Seingalt)』的賈科莫卡薩諾瓦(Giacomo Casanova),他另外還贏得了十八世紀『最偉大情人』之一的盛名。卡薩諾瓦的一生充滿刺激,包括邀人決鬥、設局詐賭、充當間諜和出任使節。他老年時最後成為波希米亞 Dux堡的圖書館管理員,在館中寫下了『我的一生(Histoire de Ma Vie, History of My Life)』自傳,這本書成為後世探究十八世紀社會生活真相最寫實的文獻之一。

到了十九世紀,另有一位世界知名的花花公子也選擇了自我放逐到威尼斯,他就是拜倫勳爵(Lord Byron)。拜倫是浪漫運動時期最有名的英國詩人之一,他像卡薩諾瓦一樣跑遍了威尼斯的各個沙龍、咖啡館和歌劇院尋歡。在程度上,他的惡行甚至超越了卡薩諾瓦,尤其是對有夫之婦。拜倫勳爵創造了『嘆息橋(Bridge of Sighs)』的名字,但他只是從橋的外面作壁上觀,不像卡薩諾瓦是真正的鋃鐺入獄。拜倫勳爵和卡薩諾瓦兩個人加起來讓威尼斯背負了『唐璜樂土 (Land of Don Juan)』的昭彰惡名。

下一篇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