蘇黎世的頓悟

文/作仁

這些青石磚默默在這世界中善盡它們的本分。它們靜靜的好像在對我說,你不過是千千萬萬的人中,偶爾注意到我們的人罷了; 你走過以後,我們還會在這兒,直到永遠。

早上七點鐘,到了蘇黎世。房間要中午十二點以後才有,餐廳要八點以後才開,只好出去散散步。外面氣溫大約在攝氏五度左右,空氣很清爽,出了旅館,做了幾個深呼吸以後,坐了二十多小時飛機上的疲倦及睡意,都一掃而空。

蘇黎世是一個歐洲的老城市,Hotel Zum Storchen 又是在這老城市的中心。面對著蘇黎世湖,只見清晨的蘇黎世湖被一片夢幻般的塵霧籠罩著,但湖水中已閃爍著一點淡金色的晨光。寧靜的湖水中,點綴著下了帆的帆船,及漂浮著的水鴨及天鵝。偶而,一、二部早起的車劃破這世界的安詳。水鳥們無動於衷地看著飛馳而過的汽車,好像牠們的世界,就是這一片泛著小波浪的湖水。外面的一切,都像在大道上飛馳過的車一樣,只是過路者。水鴨們自顧自地振振翅膀,做著晨間的清洗,準備對魚兒們做早餐的拜訪。

亙古通今的青石磚
我慢慢地走在青石磚砌成的街道上,路旁的店都靜靜地站列著,一點也瞧不出白天的繁華 。橱窗裡各式各樣的木偶,都好奇地看著一個不屬於這個時間的我,單獨地在這古老地街頭走著。我單調但清脆的腳步聲,在這古老房子的巷道中,起了聲聲的回響。腳下一塊塊方方正正的青石磚,一點稜角都沒有。跟我一樣,千百年來被無數行人的腳步磨圓了。在數不清的歲月中,這些青石磚默默地在這世界中善盡它們的本分,沒有任何抱怨。我點起了煙斗,靜靜地看著它們,它們更是靜靜地看著我,好像在對我說,你不過是千千萬萬的人中,偶爾注意到我們的人罷了;你走過以後,我們還會在這兒,直到永遠。

時空間的片刻流浪
品味著空氣中飄過淡淡的在壁爐中燒過的松木香,突然間,我好像進入了時間及空間的永 恆。多少年來,多少年後,這兒的清晨都是這樣子的。現在,我可以在任何一個時段裡。轟地一聲,一輛送貨的卡車打破了這寧靜的永恆。也許這就是人生。世界是不變的,一切發生的事都是短暫的。我們只不過是空間及時間中的流浪者,出現在這永恆宇宙空間及時間中的片刻。

教堂的鐘聲響了,路人也開始多了起來,一些商店也開門了,在屋簷下的鴿子也飛出來覓食了。蘇黎世就這樣展開了它忙碌的一天。無論我是如何的不願意,也必須離開永恆,回到這屬於我的片刻中。七、八十年前,愛因斯坦在這些街頭上,悟出了相對論及時空的連續(Space-Time Continuum)。但今天在這寒冷古老的歐洲城市中,未曾留下任何足跡,我卻得到了屬於我自己的短暫永恆。

原文刊載於《旅韻墨彩》

下一篇文章